2013年4月29日 星期一

(三十四) 望大嶼山跑死馬交石



  陰雨連綿,真容易使人情緒低落,難得有陽光,卻不到兩天就離開了,像統計數據中平均留澳只有一點幾天的遊客一樣。物以罕為貴,大家都份外珍惜有太陽的日子,一見陽光就瘋狂用手機拍下泛黃街道,在臉書上分享給朋友,在雨水一直拍打窗玻璃的日子裡,總好過來來去去盡是刺身與BB。

  據說我寫下的幾百篇作品一直讀者寥寥,曲高(粵語讀者請自行讀“膠”音)和寡,堪稱文壇奇恥大辱,但最近似有改運之勢,分別有兩次在臉書貼上相片都被廣傳並引起熱情討論,第一次是糗事一樁,不說也罷,第二次倒可在這裡說說。

  話說幾天前,淫雨肆虐了整個下午,在下班之前終於停雨,從馬交石一帶的公司往外望,雨後天清氣朗,視野遼闊,景物好像敷了Mask,我忍不住打開窗,向東邊張望,一座島嶼躍入眼簾,那是香港大嶼山,由於空氣中塵埃淨盡,加之水氣折射,大嶼山比平時看起來更近,我立即呼朋喚友一同欣賞美景,同時又用手機拍下圖片,上載「非死不可」(Facebook)。

  那圖片很快引來朋友質疑:“是大嶼山嗎?”也有朋友留言道出了曾經因指出那是大嶼山而慘遭譏笑的血淚史。我給那些有疑惑的朋友解說幾句,指出地理角度,再強調一下我們平常坐船去香港是在上環停靠,大嶼山只是中間點,朋友較為講道理,倒打發掉了。

  不知哪位朋友在我不知情下,將相片轉載至一個專頁,竟吸引了數十人分享,還引起討論,那些人中有些頑劣分子就很不容易打發了,堅決認為那不是大嶼山,因為大嶼山很遠,那可能只是一個珠海海島。幸好還有不少明事理的人,從多方面證明那便是大嶼山的事實,而專頁管理員很體貼地,張貼由香港那邊拍到澳門海岸景物的照片,進一步印證。

  我們不少人開口埋口都要“港澳” “港澳”,甚至以香港天氣來印證澳門天氣,不知何解會忽然覺得大嶼山應該“好遠”。大家對照片的反應出乎我意料,看來我們對周邊的地理認知實在匱乏,當然我也是經常看Google地圖才增長了見識,不過這卻是令人值得深思的問題:我們連自己的左鄰右里都搞不清楚,有甚麼資格理直氣壯地說愛還是不愛這個地方呢?(噢,言重了!)


  (載於2013年4月29日)

2013年4月23日 星期二

(三十三)Poor Guy! Poor Guy!

eastweek.my-magazine.me


  近日,在社交網站及短片網站上流傳一段視頻,資料說的是在其他國家裡,有個八歲的土耳其小童因不小心碰到該國一個老婆婆,而遭到一班該國的大人報復,在長達兩分多鐘的影片中,這可憐的小孩被十幾個大人圍觀着,當中有幾個大人不理他淒厲的哭喊,不停用腳踹他、踢他,有一個更將小孩的手攤在地上,用力地踩。

  小孩語言不通,呼救無門,他那抱膝惶恐的舉動、不斷揮手表達抗拒和求饒的動作,令我想到雞籠裡待宰的雞,也令我想起那些邪惡的虐待動物視頻中遭難的生靈。沒有人伸出援手,只有笑聲,間或傳來 “打死他”等依稀可辨的方言,只是片末虐待夠了,才聽得一個老婆婆說:“他哭得也可憐。”

  片段應該在年前就出現,似乎是舊聞,只是最近又廣泛傳播起來,自然一時三刻就被其他國家有關方面河蟹掉了,但流傳下來的一些討論,依然可在網上找到,有人說這是其他國家人民誤認土耳其小孩為某一少數民族的小偷,才有如此舉措云云,潛台詞似乎說明了針對該少數民族,大多數人作出如此行為已司空見慣。然而認真一點判斷,該少數民族一般十分團結,讓一個小孩落單根本無法可想。也有人說小孩是別的少數民族,但到底是甚麼人,根本就不重要,沒有一個種族、國家和地區的小孩值得遭受兇暴!

  也許我們對某一群體的人有壞印象或警戒心理,縱然有千般不是、萬樣矛盾,大人們都不應該對一個缺乏自我意識和保護能力的小孩施以如此嚴酷的虐待;我們無權對他人動用私刑,更可況對方只是一個小孩?那些洋洋自得的大人們,將恐懼和仇恨的種籽播在一個小孩的心靈裡面,輕則,他一生都活在陰影和恐懼之中,害怕該其他國家的人;重則,他會變得暴戾,甚至有朝一日將同樣的經歷變本加厲地施加在該其他國家的小孩身上。

  仇恨就是由這些無知、愚昧和懦弱的大人所散播,一個傳一個,比起這種禍延深遠的惡念,H7N9又算得上甚麼?只有仆街才會傷害無辜,只有仆街才會透過欺凌弱小來證明自己的偉大,這種行為,與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中炸死八歲小孩的兇徒,在本質上又有甚麼分別?一班大人不敢面對現實,將某種怨氣發洩在一個小孩身上,這樣的小種男人是真男兒嗎?我呸!不要說笑了。

  (原載於2013年4月22日)

2013年4月15日 星期一

(三十二)拜拜珍珠樂園

http://dp.pconline.com.cn/photo/list_875764.html


  童心未泯,我三十幾歲人玩起遊戲來還是毫不手軟,名符其實是個Kidult,只是時光有限,工作和學習緊要,玩樂時間只得壓縮。玩樂場所關乎美好回憶,例如珠海珍珠樂園就曾經記錄過我少年的歡聲笑語,然而歲月催人,時光無情地將它甩在身後了,現在它已再難給兒童歡樂,只適合用來拍鬼片。

  孩提時,友儕間一直流傳着一處遠在天邊、近在眼前的玩樂勝地,根據描述,勝地位於珠海,有個閃亮的名字叫“珠珍樂園”,擁有摩天輪、過山車、碰碰車及鬼屋等少年兒童一聽就會樂翻天的玩意,朋友同學有不少都去過了,然而我直到上初中,才有機會與同學到那裡一試夢寐以求的機動遊戲。

  記得第一次去那裡正值新春期間,到處人頭湧湧,大排長龍,盛況直逼幾年前的上海世博。我興奮快樂,遍玩每個遊戲,其中最刺激的高速滑行車更是玩了一次又一次,還要坐在首當其衝向下俯墜三十米的車頭位置,又或是會被離心力拋起的車尾,忘情地叫,好不快活。

  珠海總有一種大能,令不少美好的事物最後都變得半死不活。珍珠樂園也不例外,一九八五年開業至今近三十年,基本上除門面裝修過外,場內的遊戲設施幾乎保留“原生態”,堪比世界文化遺產,任何時候都一模一樣。

  懷着對少小生活的念念不忘之情,前年七月帶同妻子重遊舊地,我感到像拍穿越劇一樣,二零一一年的珍珠樂園與二零零一年乃至上世紀九十年代初的時候幾乎並無二致,不同的只是遊人疏落,加上大部分遊戲都停運罷了。鬼屋布置沒變化,我閉上眼都記得怎樣走;西部列車播放車長聲帶,與十多年前一無一樣。僅餘兩個大型機動遊戲我玩了一個,被轉得頭暈眼花,嘔吐大作,看來真是老了。我後來上網瀏覽得知,那天我痴痴地凝望着想再次乘坐卻不再開放的摩天輪,已於同年底被拆卸了。

  珍珠樂園不但是珠海當地人的集體回憶,更是不少澳門草根兒童的集體回憶,如果沒有這麼一個處所,我們的童年是多麼的單調乏味啊!我們甚至都無緣接觸機動遊戲!可是珍珠樂園真的大勢已去了,現在只能盼望橫琴的主題樂園項目能夠成事,讓澳門人的童年增添快樂元素!
 

   (原載於2013年4月15日)

2013年4月8日 星期一

(三十一) 一滴精液三滴血



  電影《大鈍裁者》(The Dictator)講述華狄耶共和國獨裁者Aladeen落難美國的故事,反思政治、社會和傳媒,不是一般鬧劇,值得一看。故事有一段無關宏旨的內容,說到Aladeen性衝動想找收留他的女子解決生理需要,女子卻隔門教他如何自慰(負面的叫法是“自瀆”)來處理性慾。由於Aladeen小時候就繼承統治,美女源源不斷,根本不知自慰為何物,一試上癮後,像發現甚麼大秘密般告訴朋友,朋友卻說:“我們十二歲就懂得了!”

  “自瀆”、“自慰”和“手淫”等詞彙,現在說起來我還會不好意思,說“打飛機”或“找伍姑娘”反而可以解困,因已將焦點轉移到諧謔粗鄙。現在內地北方大行其道的叫法是“擼管子”,形象化到不行了,其實說的都是那個操作方法相對單一的行為。

  縱然男性“自慰”是我們十分熟悉的事物,華人社會在大庭廣眾下最好還是少說為妙,尤其是公眾人物,對這種促進新陳代謝的行為更是避而不談,除非講者是位醫生,如吳敏倫博士。

  畢竟凡事都有異數,香港奀星高皓正作為虔誠基督徒,早前毫不忌諱,在Facebook上傳了一段名為《脫離“自瀆”小貼士》的潮文,舉出八種避免自瀆的方法,包括 “禁食的操練”、“不讓自己‘享受’自瀆”及“奉耶穌之名”等,剖白自己曾經“中曬毒”,如何喊着耶穌之名來驅趕淫念的經歷,當中不乏精彩描寫:“所以我會想像,每當我在看色情影像,一邊在自瀆的時候,魔鬼便在我身旁吃我的罪,這是多麼可怕啊,我一想起都沒有胃口再自瀆了。”高皓正將自瀆打落十八層地獄,引來數百個留言聲討及傳媒報導,聲名“大噪”,是對性和耶穌的一次成功消費。

  我不是醫生,不敢對自慰的功過妄下斷言,但看過一些報導,都指出自慰有助減壓、降低性犯罪機率,而且有助增強記憶力,甚至聽說過日本青年男性在約會之前先會自慰一番,以舒緩緊張情緒,深圳早前更以“防愛滋”和“莫違法”為由,啟動了“中國首屆自慰大賽”,看來也不算甚麼負面的事。當然,專家都建議“打飛機”要適度,不要過量,正所謂“一滴精液三滴血”嘛,身子要緊。(上周寫完“一斤番薯三斤屎”,想到這個題目,因以為文,以起嘩眾取寵之效。)

  (原載於2013年4月8日)

2013年4月1日 星期一

(三十) 一斤蕃薯三斤屎

www.339.com.tw

  小時愛吃蕃薯,尤其愛吃煨蕃薯。煨蕃薯熱氣,父母不弄給我們吃,卻因電視上常有吃煨蕃薯情節,令我對此種食物朝思慕想。

  我與煨蕃薯之間有段奇緣。話說八十年代的馬場木屋區,是個不停被城市蠶食的村落,有塊位於城市與村落間的菜地荒棄了,等候打樁機到來。我沒印象那荒地原先種甚麼,有天放學經過,見到泥土長出一些嫰芽,幾天後嫰芽越來越多,周末一班孩子去那裡玩,我留心觀察,發現一株嫰芽下有東西突出來,一掘,竟是蕃薯,原來那裡栽種的是蕃薯,農夫將葉和藤收割後,留下根部不理。

  和朋友接連掘了幾個蕃薯出來,我腦海出現那夢寐以求的情境,就提議要煨來吃,大伙沒反對,我們便找來從木屋拆下的木材、農夫的籬笆和枯樹枝等生起火來,將幾個碩大的蕃薯投放火中。看那烈火翩翩起舞,蕃薯在火堆中默默忍受火燒,令我們肅然起敬。火滅了,煨熟的蕃薯像黑炭般,取出來,將那近兩厘米的皮揭開,一陣蒸騰熱氣湧出,金黃蕃薯肉伴隨香氣瞬間綁架味覺神經。我們找個陰涼處慢慢品嚐,好吃得令人魂牽夢萦!

  一發不可收拾,我們守株待兔,只等荒地出現嫰芽就去掘蕃薯,有時等不到,就在地上作地氈式搜尋,後來都讓我們掘光了,我們就到仍有人耕種的農田去偷,畢竟冒很大風險,不適合小孩,打探得知蕃薯在街市一個幾毫就可買到一個,於是我們換了更簡單的形式:向父母討錢買去。

  可是,蕃薯有了,能找到的木材卻買少見少,有次我甚至找來有人用過的草蓆來燒,母親撞破,曉以大義,說出草蓆生前可能發生過的種種情況;加之有次自豪地吃着煨蕃薯時,被人取笑:“食炭食得咁開心?”使我對蕃薯的態度慢慢改觀,後來動人的馬鈴薯奪去我芳心後,蕃薯已不再是我命定的食物了。

  以前人家一說蕃薯,就想到放屁和“一斤蕃薯三斤屎”,令我在愛慕之中,又隱隱然有種排斥,現在經過大量研究證明,蕃薯含有大量膳食纖維和不同的維生素,常吃能預防多種疾病,是理想的健康食品,“一斤蕃薯三斤屎”正好說明了蕃薯清除宿便的功效。雖然蕃薯有諸般好,但現在我一年吃不到幾次了,對蕃薯的喜好留給童年,我現在摯愛的是馬鈴薯。

  (原載於2013年4月1日)
(廣告支持) --> (請查看詳情)

2013年3月25日 星期一

(二十九)70後觀眾說《仁心解碼》



  在網上看到一幅有趣的圖表,列舉了70後、80後及90後的一些不同,例如“工作態度”一項,70後是“熱愛工作”、80後是“拒絕OT”,90後則是“拒絕工作”;又如在“壓力”一項,則分別是“主要來自供樓”、“主要來自冇樓”及“主要來自討論區的樓主”,可謂形容得好貼切。

  在“看電視的態度”一項,70後是“愛看TVB”,80後是“愛用手機看TVB”及90後是“愛罵TVB”,更是說到點子上,但基本上這不關TVB的事,而是不同世代看待事物的態度有別而已,在我看來,90後是一種很恐怖的生物,他們智商很高,同時也極具侵略性,文鬥武鬥皆不適宜,最好敬而遠之。

  說回“看電視的態度”,大部分自命不凡或認為自己智力沒問題又或不願被歸為“婦孺”一類的人物,都會說自己不喜歡看,我等所謂文化人更視之為精神毒草。只因我是由TVB劇集奶大的,智商也不高,倒不介意觀看,遺憾近年諸事忙碌,經常要等到子夜時分,才得閒看(或聽)重播劇集,作為一整天辛勤勞動和睡眠之間的調劑。

  最近剛結束重播的《仁心解碼》給我帶來了一些感動,之所以這麼說,主要是因為此劇與TVB大多數劇集有些許不同之處,最突出一點是處理愛情元素方面,有看過TVB劇的人都知道,該台劇集第一主角的男女關係,幾乎都是三角戀、四角戀或好多角戀,就是韋家輝(?)說的“互(界刂)”,令人懷疑編劇都是中學生,仍停留在“玩玩吓”階段,未曾經歷深摯的情感。雖然此劇主角高立仁(方中信飾)有位離婚太太,但只屬人物背景未有出現過,整齣劇都是與徐子珊飾的女主角做對手戲,沒有大搞男女關係,算是從一而終。

  單憑這點,已足以令我收貨。其實人類對電視劇的要求好卑微,娛樂性要豐富,加點創意,少點求其,能撩撥觀眾情感就可以了。電視劇就像我家的狗,要求牠們與我談論社會大事不是強狗所難嗎?

  最後再說說前面提到的那個表格,確實反映了三個世代看事物的差異,表格共十項,最後一項是“兒童節目”,70後為“主持人是譚玉瑛”、80後為“主持人是譚玉瑛”及90後為“主持人是譚玉瑛”,看來我同90後還是應該有偈傾!
 

  (原載於2013年3月25日)

2013年3月18日 星期一

(二十八)翻生柯德莉夏萍


  早前在社交網站看到有人轉發一段由柯德莉夏萍(Audrey Hepburn,又譯奧黛麗赫本)主演的朱古力廣告,女主人翁乘搭的巴士發生意外停滯不前,正無所是事,打算享用手袋中的朱古力時,窗邊一位美男駕着開篷跑車停下來,兩人四目交投,只見美男做動作邀約她搭順風車;她也沒多想,大大放放走下巴士,搶去巴士司機帽子,扣在美男頭上,惡作劇般把對方當成司機,一邊感受羅馬假日的海風,一邊品嚐美味絲滑的朱古力,Moon River歌聲徐徐響起,一派沁人心脾的美緻感受。

  廣告中夏萍風姿綽約,舉手投足顯出高貴恬雅而又不失可愛自然的氣度,實在就是美的化身,是人形化的美,真為自己不能與這位女士生存於同一時代同一天空下而大感惋惜。

  由於畫面古舊,加上所賣的Galaxy品牌在澳門並不知名,我本以為只是一段經數碼修復後的舊廣告被人傳上網觀賞而已,後來轉貼愈來愈多,介紹也愈見詳盡,才知那是廣告公司找來電腦特效專家製作出來的新電視廣告,柯德莉夏萍竟是完完全全由電腦成像(CGI)技術創造出來的虛擬影像!

  如今利用電腦特效的影視作品已多不勝數了,荷里活大製作或多或少都有一些片段要由視覺效果團隊專門進行後期製作,就像李安奪得最佳導演的《少年Pi之奇幻漂流》,老虎Parker大部分都由電腦特技製做出來。在2006年電影《超人:強戰回歸》中,更使用已作古的馬龍白蘭度的舊影片混合CGI技術,令他復生扮演超人父親。至於似柯德莉夏萍這隻廣告般完全憑空復活一個人創造新的故事,更是大進一步,令人驚艷。

  科技發展至今,人類的生存已慢慢由實體世界延伸至虛擬世界了,大家可能也感覺到,如今只要擁有Facebook帳戶,我們都像擁有了第二個生命似的,縱然現實中某位朋友已故去了,但在臉書上卻依然像活着一樣,正如有人說,在臉書的世界裡沒有生與死,只是有人玩潛水而已。

  不久將來,隨着技術普及,我們普通人也許都可以花費得起那個將夏萍復活的CGI技術了,我們可以在虛擬世界裡,將自己已故至親至愛的影像,融入我們希望他們在場的生活場景中,讓虛擬世界為我們的心靈帶來一點慰安或者救贖。──當然,這要視乎我們對死亡的豁達程度了。

  廣告短片網址:http://youtu.be/SFw8NjZF-Qk

  (原載於2013年3月18日)